Easymoshi

大学生活 Uni Life

JUDE ZHU: 今天我想聊一聊国外的电影专业

在美国洛杉矶,几乎人人都和电影有关,因为好莱坞就在洛杉矶。

我们留学的真相在洛杉矶的一个拍客Johnny就跟我说,他到洛杉矶连续两次坐出租车,司机都是电影人,一次是兼职的电影编剧,一次是电影灯光师。

今天我想聊一聊大学内的电影专业。电影类专业是传媒类专业当中门槛比较高的一类。首先拍电影比较贵,学电影的学费也不便宜。其次,电影理论研究不亚于文学研究,比较枯燥。再者就是学电影并不好找工作,所以不难发现学传媒的中国留学生人数非常多,但是去学电影的人数少之又少。在美国大学当中,电影类专业比较好的学校多在洛杉矶附近,比如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、南加州大学、查普曼大学、洛约拉马利蒙特大学和美国电影学院。



其中南加州大学有两个学院,一个叫影视学院、一个叫传媒学院。传媒学院的专业有大众传播、新闻等等,这些传媒类的专业,门槛相对比较低,招收许多中国留学生;而电影学院里边的中国留学生则是个位数。著名台湾主持人蔡康永就曾就读于南加州大学的电影学院,而他也在《L.A流浪记》这本书里边描述了许多当时上课的回忆,笔触细腻,对于课堂内容和他本人的心理都刻画得细致入微,对于即将申请该专业的同学很有借鉴意义。

我曾就读于传媒类专业,也上过与电影相关的课程。看完这本书,我最大的感受是,我对书中描写的每一个细节都十分亲切熟悉,对每一个场景都特别有共鸣。因为自己在学电影的时候,所有的这些故事都在自己身上发生过,仿佛又回到了我上学的时光。

比如说,编剧老师都很有自己的特色。蔡康永的编剧课老师不允许学生在剧本当中出现快乐幸福的字眼。他的剧本老师在第一堂课就对所有同学说,编剧本的第一原则是世界上没有快乐的人,你的主人公即使快乐幸福,在电影里边也不允许超过5分钟,观众去买票看你的电影,不是看别人比自己过得快乐幸福,而是要看到别人比自己过得惨,所以学生的剧本里边的主人公一个比一个惨,有牙齿被撞断的,车胎被戳爆的,还有被鬼附身的洋娃娃追着砍的。而我的编剧老师则跟我们说,你们的剧本里边不允许让妇女和儿童受到伤害,如果你的电影当中妇女和儿童最后过得很惨,你的分都不会高。

再比如说,蔡康永提到,学电影专业表面上听上去很有趣,但是真的学习才会发现又枯燥又受累受苦。在灯光课上,老师会让学生站在摄影棚里一个无比巨大的热光源灯旁,整个灯非常烫,站在旁边烤的人汗流浃背。他还有一位同学拍摄时很在乎细节,每次拍摄都会让演员拍脸部特写拍到脸部肌肉僵硬。有一次,他的女主角拍一个快要死的痛苦表情连续拍了三十几次,拍到最后,演员根本就不用演,本身就是一副要死的样子。剪辑也要费一番功夫,蔡康永调侃说,当年如果两三点钟听到剪辑房传来鬼哭狼嚎的声音,那一定是某个同学拍了一部恐怖片在没日没夜的剪片子。

关于这一点我也深有同感,我当时有一门课叫做好莱坞电影理论研究,研究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的好莱坞电影。每次一上课,助教放的都是十分经典,获过奥斯卡和各种国际大奖的影片。但由于放的都是黑白色调,甚至是默片,十分枯燥,所以助教一打开播放器开始放电影的时候,就能看到最后面几排的学生在呼呼大睡,有的甚至带着枕头和被子来上课。

拍电影的本质其实是在讲故事。但是你想,20岁出头的这帮年轻人没有太多社会阅历,经历的事情也不多,怎么能讲好故事呢?这个时候老师就会教你,到咖啡厅、酒吧 、广场去偷偷听别人讲故事,听听别人怎么聊天,聊了哪些内容,如果有精彩的内容就把它记下来,这就是故事。

希望这篇文章能够为对该专业感兴趣的同学们做一些参考和借鉴。这条路布满荆棘,但若你心向往之,肯努力肯吃苦,那你一定会到达鲜花绽放的美丽殿堂。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