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asymoshi

大学生活 Uni Life

JUDE ZHU:出国读博士,你为了啥?

季羡林先生在上个世纪初以交换生的身份在德国留学,德国两年的交换期满,因为战争又留在了德国。他还准备了博士考试,考入了梵文研究所。

按照当时德国的规定,考博士必须读三个系:一个主系,两个副系,他的主系是印度学,包括梵文、巴利文。在选择副系上,季羡林费了一番脑筋。因为他曾经发过一个誓,就是决不写有关中国的博士论文。这是为什么呢?

因为有很多中国留学生,在选系的时候,都选了汉学,这就好比你在国外上大学,上的是中文系,学汉语,那考试、论文肯定门门过,这是很多中国留学生投机取巧的方法。

鲁迅先生曾说过,有的中国留学生在国外用老子与庄子谋得了博士头衔,令洋人大吃一惊,然而回国后讲的却是康德、黑格尔。季羡林就非常鄙视这样的中国留学生。



所以,季先生坚决不选汉学,他考虑过选英国语言学和德国语言学,又想过学阿拉伯文,并且还真学过一年阿拉伯文,后来又放弃了。最终,季羡林选定了英国语言学与斯拉夫语言学,这斯拉夫语言学,又不能只学俄文一门,所以他又加了南斯拉夫文。这样系科算是都选好了:主系科,梵文和巴利文,辅修,英国语言学和斯拉夫语言学。

学习梵文,原先班上只有季羡林一个学生,后来来了两个德国学生,一个是历史系学生,一个是乡村牧师。这个历史系学生之前学过几个学期梵文,中学还学过希腊文和拉丁文,又懂英文和法文,这不算语言天才,因为欧洲人从小掌握几门外语是件正常事。但他学习非常吃力,梵文语法规则繁琐至极,在课堂上,只要一问问题,这个历史系的同学就眼睛发直、呆若木鸡,说不出话来。直到后来二战爆发,被拉去当兵,这个历史系的同学都没征服梵文。

梵文,是世界上已知的语言中,语法最复杂的古代语言,它的形态变化之丰富,同汉语截然相反。季先生学梵文,也非一帆风顺。但那时,季先生就暗下决心,一定要跃过这个坎。他是怎么学的,我们后面《留学的真相》节目再讲。

回到,博士学位。很多人都很看重,季先生为何当年要考博呢?这个问题,季羡林也问过自己。

你像中国近代许多大学者,比如王国维、梁启超、陈寅恪、郭沫若、鲁迅,都没什么博士头衔,但他们仍然在学术史上有举足轻重的地位。季羡林觉得,这些大师都非凡人,博士头衔对他们毫无用处,季先生觉得自己是普通人,有个金光闪闪的博士头衔有利于找工作。这是他读博士的原因之一,还有一个原因,就是季先生对那些趾高气昂的海归很看不顺眼,但是这样会让很多海归觉得你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,所以,季羡林就觉得自己必须也要出个国,还得读个博士,才有资格去对人家品头论足。

很多年来,这个博士头衔,在季羡林看来,就像个幻影,忽远忽近,或隐或现,骚动你的心,遮住你的眼睛,又不让你知道去哪里。

我最近,也想读个博士,说实话,不是为了那个头衔,因为我现在也不需要找工作,也不需要评职称,只是想找个借口和环境回炉下。我在英国读书的时候发现,去读博士的人,好多也是因为找不到工作,或是不想找工作才去读的博士,有的人去读博士是为了能当大学老师。在国内,博士这个头衔被抬高不少,总拿他和状元、翰林去类比,学位的高低之分被夸大,这就蒙蔽了很多人的双眼。

读博士,就像个围城。我有个大学老师,读了快十年博士还没毕业,学校不让他读了,说是时间拖太久了。我这老师就干脆不读了,他说,该看的书也看了,该认识的人也认识了,然后他就继续当讲师,他也不在乎那些职称了,他说他终于解脱了。

返回顶部